第557章 古今阴阳尽擎握(1 / 2)

幽冥仙君 孤星入梦 191 字 2021-10-29

厚重的光阴大幕卷动着苏幕遮的衣角与大氅,岁月长河的潮水起起落落,最终归于和这幽寂混沌一般无二的沉郁。

以身为舟,自那道横隔古今岁月的无形帷幕开始,岁月长河的滔滔河水裹挟着苏幕遮那道清瘦的身形,渐渐地顺流远去,远离开这茫茫三千世界,乃至于清灵仙乡中一切诡谲与不祥诞生的源头。

直至最后,光阴远去,视野的尽头只剩下一道浅淡的灰点,再往后,一道浪头打落,便彻底不见了一切的踪影。

正此时,混沌海上微微泛起波澜,有人驭舟而至。

是七桑子。

三千世界独一无二的仙。

他凝望着苏幕遮的远去,最后视线落在那道无形的禁忌帷幕上面。

仙人的目光说不出的复杂,还有那复杂背后深藏的绝望。

何止是万古,莽莽岁月,这道禁忌的帷幕,拦下了多少人的证道路,拦下了多少人对于长生的渴望。

思及此处,他似是隐约变得愤怒,紧紧抿起的嘴唇仿佛隐藏着无声的嘶吼,可最终,一切归于沉默,化作一道漫长的叹息。

立在舟头,七桑子远远地回望,回望着这道海眼漩涡之中的岁月长河,回望着长河中苏幕遮顺流而去的身影。

一个绝望的人不会再有希冀,但望着长生路上的后来者,他唯有默默地祝愿。

……

莽莽的岁月长河,自不可知之地而来,流淌过混沌海,流淌过现世光阴,而后奔涌向不可知之地。

顺流而去的漫长旅程,对于苏幕遮而言,则是一场万古之久的大梦。

横跨两界,他的前半生是伴随着杀戮的漫漫光阴,每一步走过,都注定要在世间留下殷红的脚印,那是血与骨铺成的路,别人的,自己的,混合在一起,凝聚成这世上最鲜艳的颜色。

遍体鳞伤的,支离破碎的。

终于,还是教他步履蹒跚的走到了这一步。

在挥动法剑斩去三千魔神、八百魔佛的性命之后,在将那片向死而生的高天厚土,将那二十四枚黄庭道篆,将那化成缥缈星海的玄元道胎,将这一整个道种世界全数投入大道熔炉,投入岁月之焱后。

迎接苏幕遮的,是罕有的平静,是罕有的安宁。

他被一场祥和的梦所拥抱。

忘却了长生的修法,忘却了半生的动荡,忘却了往昔的杀戮。

他分明随岁月远去,却也始终身处在原地,身处在那海眼漩涡的中央。

瑰丽的梦境教他忘却诸般,但大道熔炉之中,那汲取着混沌之力熊熊燃烧的岁月之焱中,道种世界却在漫漫岁月里一点点演化开来。

天崩与地裂的声音在漫长岁月中连绵响起。

重炼天地,自然,一切也是从天地而始,那离恨幡撑开的三十三天,那蹈海归真骨杖立起的阴冥界。

昔年,苏幕遮以不朽物质蕴养它们,成就半步仙器,这一刻,在岁月之焱,在岁月本身的无尽炼化之下,幡旗与骨杖竟也在皲裂,斑驳的裂纹遍布在天地上,遍布在每一处,不时间,不朽物质的鎏金色一闪而逝。

一切像是在追本溯源,像是在返璞归真。

宝材的归于宝材,道法的归于道法,最终,天地的归于天地。

不知道多么久远的岁月过去,漫长的连绵声音戛然而止。

离恨幡也好,三十三天也罢,尽数在这一刻,裹着那道不朽物质,彻底而完整的融入了那道高天本身,与此同时,紧闭的道宫门户忽然洞开,灰袍太元子扬起手,一道串珠飞入其中,自高天深处崩碎开来,化作十万道墟之兵,与诸般一同炼入高天本源之中。

蹈海归真骨杖也好,阴冥界十八层鬼蜮也罢,尽数在这一刻,裹着同样一道不朽物质,融入了厚土本身,同样的,一部道书被灰袍太元子抛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