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7章叫屈(2 / 2)

“看我,只顾着闲聊,”严冬自责地开口,回应道,“这个金额是财务部门初步推算出来的,周总若是觉得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我们可以在商讨,至于钱款流向,财务部门会把账目细节化,到时会一一交给荣域审核。”

我紧跟着补充道:“这一点项目书里也有具体介绍。”

白纸黑字在,周寒之应该能放心了。

更何况这个金额也是经过宏图财务部门审核通过的,经得起推敲。

“所以,这是孟经理的意思,还是……严教授的意思?”

贸然间的提问让氛围急转而下,我的笑容像是被寒风吹过的湖面,瞬间僵硬在脸上,而老教授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,直言不讳道:“寒之你是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吗?”

周寒之抿了一口茶水,回应道,“这件事我会认真考虑。”

他没反对,但也没答应。

态度模棱两可。

气氛瞬间凝结,老教授一时间尴尬到不知如何接话,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。

这时服务生敲门上菜,酒水也跟着端了上来,递到老教授面前时,他摆了摆手:“算了,年纪大了,喝不了这些。”

酒水变成了茶水,这一顿饭最后吃得也是索然无味。

饭后,我们一行人同来到停车场,严冬负责送老教授,原地还剩下我,吴凌、周寒之和曾智四人。

老教授临走前的那句“世风日下”言犹在耳,把资本家的精于算计批评的一览无余。

吴凌晃了晃车钥匙,没好气道,“我先去开车,今晚谢谢周总替我们省代驾费啊。”

曾智见状转了转眼珠子:“我也去挪车。”

不出片刻,只剩下我跟周寒之两人静静地站在原地。

我想着不久前的窘迫境地,心口似窝着一团火,尽量克制着语气道:“周总,校企合作的事,我们先前是不是谈好的?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我认为既然我们双方已经签订了补充协议,那就应该遵守协议内容,”我据理力争,,“你若是觉得金额不合适,我们可以私下商量,你不该当着老教授的面让人下不来台。”

补签协议里明确写着捐赠内容。

更何况,两百万换一个积极向上的企业形象,以南大的影响力,荣域只赚不亏。

这是连冯文灼都想明白的事,他周寒之不可能不懂。

除非,他是故意噎人。

我越想越不是滋味,语气也不由得生硬了几分。

“补签协议里有提到具体金额?”周寒之猛地打断了我,像是又找到了合同漏洞一般,冷嗤一声道:“孟南絮,你当荣域是慈善机构吗,蠢到给他人做嫁衣?”

我怔怔的看着周寒之,良久才憋出一句话来:“你可真是,当之无愧的商人啊。”

“所以孟南絮,”周寒之突然叫了我的名字,他目光如刃,直刺我的内心深处:“你现在,是替他严冬向我叫屈吗?”

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总觉得周寒之问这句话时,声音莫名的颤了颤。
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