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4、林重檀番外(2)(1 / 2)

小可爱, 说明你对作者的宠爱力度还不够哦。文文羞涩的隐藏起来了

我突然被一拦,整个人控制不住往前摔。一只手伸过来,抓住我的手臂, 将我从摔下床的窘状解救,但也因为被猛然一拉,我跌坐在林重檀身上。

四眼相对之际,我看到林重檀几乎不可见地拧了下眉。不过他很快舒展开眉眼,松开抓住我手臂的手, “今日降温了, 你等白螭送衣服进来再起。”

因为早上的乌龙, 我有些不敢跟他说话, 含糊地应了声, 就从他身上爬下去。我昨夜盖的被子被我踢在床脚,我把被子拉过来,重新盖在自己身上。

在我做这些事情时, 林重檀已经起床。过了一会, 白螭的声音在床边响起, “春少爷,你的衣服我拿过来了。”

原来白螭今天天还没亮的时候, 就去了一趟我的学宿,把我的衣服取了过来。他不仅拿了衣服,连我今日上课需要用的一并带了过来。

用完早餐,我去学宿的半路, 发现自己用早餐时用来问林重檀的书忘记拿,待会上课要用,于是我折返回去。

我去的时候,青虬和白螭都不在, 我见门已经锁上,就准备等一会。

大概过了一会,我看到他们两个抱着花回来,他们两个人没看到我,凑在一块说话。

“春少爷今天还会来吗?”白螭问。

“应该会的吧。”

白螭又说:“我觉得少爷好辛苦啊……春少爷!”

他们两个人看到我,面上都流露出慌乱的情绪。明明青虬和白螭并没有说什么,但我还是觉得脸上火辣辣的,说话时不由结巴,“我书……落在之前吃饭的桌子上,我来拿……书的。”

白螭立刻把手里的花一把塞给青虬,对我讨好一笑,“春少爷稍等片刻,我现在就开门拿给你。”

我从白螭那里拿了书,脚步匆匆地走了。

画在第五日完成了。

我站在桌前,有些出神地看着那幅画。这幅画跟《夜游乞巧节》是完全不同意境。白茫茫的雪地,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广袤天地,衣衫褴褛的行人踉跄前行。他身后的脚印被雪覆盖,只余下刚踩完的。

而在画的一角,有几块农田。农户围在一起,虽看不清面容,但看他们的动作,能看得出是极快乐的,毕竟瑞雪兆丰年。

我将这幅画交给了明典学,明典学果然大喜,对我夸了又夸。上课时,也时常夸我聪慧听话,以后必成大器。

我从未被人这样夸过,雀跃之余也在担忧事情的真相会不会揭露,但不知是我幸运或是什么,竟没人发现那两幅画不是我画的。

不过明典学在一个月后,因调动离开了太学。临走前,他特意叮嘱我不要放弃我的天赋,继续努力。

我那瞬间很想跟明典学坦白,但最终还是忍住了。

明典学是唯一一个觉得我不差的人。

哪怕这是我用谎言骗来的,我也想要这种感觉。

明典学离开后,我又回到原来的日子,没有典学会夸我,他们看到我总是皱眉沉脸,我也时常被训,被罚站。

每次被训、被罚站的时候,我都忍不住想起明典学。

明典学会夸我,会亲切叫我春笛,还送特别珍贵的印章给我。

转眼间,临近中秋节。中秋节的前两日正是我和林重檀的生辰,原先在林家的时候,父亲会办一场家宴,请戏班子到府里,燃放烟火,除此之外,他还会在城中大摆三天流水宴,宴请满城百姓。

母亲会亲自给我和林重檀煮长寿面。

今年在京城过生日,又不是休沐期,自然只能随便应付过。但当日从课室出来,我意外看到守在外面的青虬。

青虬看到我,当即迎了过来,“春少爷,二少爷邀你今夜一起用晚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