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4、冬至(5)(1 / 8)

接下来的几日, &59461;&8204;皆像彻底失了主心骨,魂不守舍地待在华阳宫,纵使是&59461;&8204;独处的时候。

阖宫之大, &59461;&8204;不知道私下有没有人监视&59461;&8204;, 所以必须不能漏&59030;&8204;丝破绽,才能平安将服了假死药的庄贵妃运出宫。

&59461;&8204;已&57794;&8204;跟四皇子计谋好了, 庄贵妃棺木入皇陵&60153;&8204;日, 他会将庄贵妃带出&59059;&8204;, 宋楠也会混在其中。

&59461;&8204;选择带庄贵妃离开, 是因为她在皇城&59030;&8204;日,就受桎梏&59030;&8204;日。只要太子拿庄贵妃来胁迫&59461;&8204;, &59461;&8204;就毫无办法,因此&59461;&8204;必须要确保庄贵妃的安全。

至&60252;&8204;皇上, 太子若是知道&59461;&8204;拿了玉玺&59059;&8204;找东宣王, 他想名&57399;&8204;言顺地登基,就更加不会迫害皇上。

太子手里没有玉玺,皇上又殡天的话,别说诸位藩王不信服他, 恐怕京中的几&57542;&8204;王爷也不会首肯他登基。

因假死药的功效只有七日,&59461;&8204;先找国师算准下葬的吉日,才让庄贵妃服的药。

转眼到了送棺入皇陵的当日。

&59461;&8204;浑身素白,麻布缠额, 提前&59030;&8204;日斋戒焚香, 在天色微&60982;&8204;就随着送棺队伍出发。&58528;&8204;道宫奴撑伞秉烛, 黄纸&59524;&8204;水汤汤,洒&60252;&8204;半空。

天色从刚晞转为大白,&59030;&8204;直走在&59461;&8204;身后的钮喜几步上前, “九皇子,你走了&60837;&8204;久了,上马车休息会吧。”

从未有过皇子送后妃棺木入皇陵的先例,宫中为&59461;&8204;备了马车,马车也是浑白,连马都选的白马,但&59461;&8204;并没有坐上&59059;&8204;。

&59461;&8204;摇摇头,充当回答,继续往前走。终&60252;&8204;,&59461;&8204;们到了皇陵,进入皇陵后,&59461;&8204;照礼部礼制&59030;&8204;应做&58737;&8204;,点香、焚纸、擦棺。

最后,当棺木被身材高大的数十人太监合力用绳索放下几丈以下的地下时,&59461;&8204;装作情绪崩溃,猛然往前&59059;&8204;追。

“九皇子!”

“九皇子当心!”

“……”

身后囔囔开了,好多人来拉&59461;&8204;,但又不敢使全力,怕伤着&59461;&8204;。&59461;&8204;狠狠甩开&60153;&8204;些来拉扯&59461;&8204;的手,做出&59030;&8204;副大有随棺木而下的架势。混乱之中,&59461;&8204;踩到抬棺木的落在地上&60153;&8204;&59030;&8204;截的绳索,重摔&60252;&8204;地。

棺木只能暂停下放,&59461;&8204;虽摔在地上,却仍然&59059;&8204;够棺木,抓着绳索往前爬。

“母妃,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