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7章 霜降(2)(2 / 2)

故事。”我对庄贵妃说。

庄贵妃微微坐直身体,“那母妃要认真听了,从羲要说什么故事?”

我要说的是关于林春笛的故事。

我把林春笛的一生都说给了庄贵妃听,庄贵妃是聪慧人,早听出问题。她已经是双眼通红看着我,而我则觉得如释重负,我终于敢把自己的不堪说给庄贵妃听。

庄贵妃伸手摸了摸我的脸,就起身准备离开,我猜到她要去做什么,连忙下床拦住她。

“母妃!”

我看到庄贵妃眼里的杀意。

“本宫要杀了他们!他们怎敢这样对待……”庄贵妃说到一半强压住怒火。

“母妃,故事已经结束了,林春笛也好,林家也好,其他人也好,他们都停在那个故事里,而我已经走出来了。”我顿了下,“我不想再陷在里面了。”

庄贵妃肩膀直抖,过了许久,才深吸一口气,回我“好。”

回来的几日,我除了待在华阳宫,就去了一趟太学。我如今虽不在太学读书,但也想接着学习,我跟太学的博士约好去拿后面课的书籍教材,以供自学。

但没成想,我这一去太学,碰到了越飞光,还是大白日就喝的醉醺醺的越飞光。

越飞光手里拿着一个酒壶,脚步虚浮地出现在我眼前。

他的左边脸颊有一道伤疤。

原来的越飞光与京城的贵族少年无异,都是生得皮肤白皙,面容俊朗。如今他在边疆待了几年,变化颇大,不仅相貌成熟许多,气质也变了。蜂腰猿背,小麦肤色,最让我惊讶的是他左边脸颊的一道疤痕。

这道疤彻底让他跟京城的奢靡浮华隔断开,他更像是从边疆摸爬滚打的孤狼,一朝误入京城。

但这个说话又不完全准确,因为越飞光是在京城长大的,他身上始终带着贵族的印记。

就比如他哪怕喝醉了,衣襟也是整洁干净的,擦唇角处酒渍用的是手帕,而不是衣袖。

越飞光晚一步看到我,他看到我时,登时脚步顿住,布满血丝的眼睛先是猛地眨了几下,随后又抬手拼命地揉眼睛,揉完眼睛再度死盯着我看。

酒壶哐当砸落在地,他突然向我跑来,宫人们连忙挡在我面前,宋楠和钮喜也纷纷护住我。越飞光把那些宫人一个个甩开,推开最后一个宫人前,他晃了晃脑袋,继而居然一把抱住那个瘦弱的宫人。

“我就……知道你没死,没死就好。我回到京城,他们跟我说你死了,我一点都不信!我不信!该死的聂文乐,我托他好好照顾你,他居然说你死了,小爷直接把他牙齿都打掉三颗,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胡言乱语。”

越飞光说的是我?

正在我疑惑时,他接下来的话不堪入耳。

“你怎么……怎么会死,书上都说妖精都能活很多年,尤其像你这种妖精。好乖乖,我在外面那几年,天天想你想的硬得睡不着,那本画册被我翻得页角都卷得不成样。嗯?你身上的甜甜的味道怎么没了?没事,没事,就算没甜味,我也能会疼你,林家的事我已经知道了,以后你不用回林家,跟我回王府,就算……我爹打死我,我都娶你为妻!”99。9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