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章 霜降(1)(2 / 2)

不出,最后我回答的是——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痴儿。”车夫叹声道,又伸手轻轻抚了下我的眉心,“醒来吧,缘来则去,缘聚则散,缘起则生,缘落则灭,万法缘生,皆系缘分。前程往事莫耽溺,除嗔戒怒求心净。”

我怔怔地听着这番话,却觉得心口极痛。我捂住胸口,泪水涟涟。

为何我这么痛?

“从羲,从羲!国师,你不是说从羲会没事吗?他为什么在梦里还在哭?”

“贵妃娘娘稍安勿躁,九皇子不会有大碍,等他睡醒了,自然也就好了。”

……

后来,我才知道我从宫外回来,马车刚到宫里,我就吐了血。太医说不出所以然后,庄贵妃将国师请了过来。国师说我魂魄不安,需要好好养魂,我便住进了国师所在的天极宫,日夜跟着国师修行。

在天极宫的日子里,我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,但仔细想想,我又什么都没忘。我记得母妃,记得父皇,记得皇兄皇妹们,也记得姑苏林家,记得太学的日子,还记得林重檀。

国师说世间人唯看破二字最难,我问他我现在是看看破了吗,国师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只让我不要忘记每日抄写佛经。

天极宫虽大,但宫人却很少,我在这里大部分的事情都需要自己做。国师有个弟子,但并非人类,而是一只鹦鹉。

鹦鹉聪慧,除了不长人样,几乎与人毫无区别,一大清早就来叫我起床修行,夜里又催我入睡。

不过更多的时候,我和它一直待在天极宫的最高处,眺望着远方。

“你在看什么?”

鹦鹉在说人话这方面也很厉害,我总觉得它不像一只鹦鹉,更像是鹦鹉的身体里住着一个人的魂魄。

我摇摇头,“随便看看,对了,明日是我母妃的生辰,我要回宫一趟。你要跟我一起去吗?”

鹦鹉有名字,它叫彩翁。

“不去,我不爱去人多的地。”彩翁一边梳理自己的羽毛一边说,“你记得早些回来。”

我嗯了一声,下午坐上回宫的马车,来接我的人是宋楠。许是我太久没回来,他跟我说了他所知道的宫里宫外的所有事情,其中有一件事是关于允王府的。

允王府的世子越飞光从边疆回来了。99。9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