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章 寒露(3)(1 / 3)

我拧起眉, 想扯开段心亭,可他像是怕极了,死抱着我不松手。我见状, 干脆低下头揪住他的衣服, “你怕什么, 你不是一直想见你的檀生哥哥,如今我让你见他了, 怎么?你莫非又不爱他了?”

我记得段心亭对我做的事, 第一次他带人欺辱我,口口声声骂我贱奴,说我想爬林重檀的床。后来,他让我将我推下水, 说的是他要为了林重檀解决我。

我以为他对林重檀情根深种,此时看来, 情爱二字虚妄可笑。

段心亭似乎听不懂我的话,只一昧地尖叫大喊, 我怕他引来狱卒注意,正准备让宋楠重新将他哑穴点上,余光瞥到林重檀。

林重檀正盯着段心亭看,目光都快凝在他身上了。我不由开口,“见到故人看来很高兴,要不要我把他留在这里陪你?”

我这一句话落地, 段心亭登时疯狂摇头, 尖叫大喊的声音比先前还要大, 我只能让宋楠点了他的哑穴, 免得引来狱卒。

林重檀从我方才进来, 到现在一直没有说话。我盯着他看了一会, 他也全无要开口的意思,只是将眼神从段心亭身上移到了我的身上。

他看我应是比较费力,一只眼睛都快被血糊住。我默了一会,从袖中拿出丝帕,一点点帮他把眼睫上的血痂擦掉。

在我擦的时候,林重檀另外一只眼的眼睫抖了几下。他不错眼地盯着我,唇也微微分开,像是准备说些什么,而我在擦到他额头处伤口时,猛然地用手指重重抠了一下。

本凝固的伤口重新裂开,瞬间流出的鲜血顺着我的手指往下滴。林重檀定是疼的,唇一下子抿紧,我冷眼看着他,慢条斯理地把手指上沾到的血擦到林重檀的脸上。

“给个甜枣再给一棒,你原来就是这样对我的,现在我学得好吗?”我轻声对林重檀说。

林重檀紧抿的唇分开,“好,学得很好。”

他声音比上次还要嘶哑,说到末尾,甚至还咳了两声。方才那个狱卒当着我的面便敢随意折辱林重檀,想来这一个月里林重檀的日子一点都不好过。

昔日风光,今日龌龊。

我伸手挑开林重檀的衣襟,他胸膛上的“奴”字已变成青色。这枚奴印是我印的,林重檀到死,身上都会带着这枚印记。

如今林重檀已众叛亲离,一切都只剩最后一击。我要让林重檀尝到我死前的滋味,尝到我是如何被众人欺辱,亲近之人却对我置之不理。

曾经一切是我咎由自取,那今日便是林重檀因果报应。

“林重檀,今日应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,以后我不会再来了。不日我就要离宫开府,我也会向父皇求一门婚事。”我顿了下,“我准备放过你也放过我自己,我不会一直活着对你的仇恨中,所以,林重檀,愿我们此生不复相见。”

说完这话,我转身准备走,意料之中听到林重檀的声音,但他所说的内容却让我有些诧异。

“杀了我……”他声音像是从喉咙挤出来,但又轻飘飘的,仿佛稍微没注意,就会错过这句话。

大抵是天牢久不见日光,林重檀的肤色比之前更加白皙,几乎像书上写的鬼魂才有的肤色。红血沾肤,唇青眸乌,谁看到现在的他,恐怕都难以认出他是一个月前还风光无限的状元郎林重檀。

琼秀风骨,摧于一朝。

他看到我回头,胸腔剧烈地起伏又平复而下,“杀了我吧,你不是恨我吗——九皇子。”

后面三个字他声音很轻、很轻。

“不,我不会杀了你,我嫌手会脏。”我一字一句地说,话落,我迈步往前走,身后又传来了林重檀的声音,但我这次没有再听,我只是抓过了段心亭。

“我不管你是真疯还是假疯,我也会留着你的命,你和林重檀都给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