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章 秋分(2)(2 / 3)

烫。林重檀离我很近,没多久就发现我身体的异样,他摸了摸我的脸,“小笛?”

我忍住羞耻,伸手抓住林重檀的衣服,“摸……摸一下……”

林重檀呼吸频率微变,他刚想开口,我又松开他,颠三倒四地说“不要你、不要。”

同时,我挣扎着想爬起来,但还没坐起,我就重新陷入柔软的锦被里。林重檀摁住我的腰,他不发一言,而我悄然咬住了唇。

这样还不行。

我装作被药效控制心智,迷迷瞪瞪地将手放入口中咬住,林重檀发现后,将我手指抽出,但半晌后,我又重新咬住,这一次我把手指咬破了皮。林重檀再度扯出我的手,“怎么一直咬手?”

我呜咽一声,“我忍不住。”我又喊他,“檀生,你把我手绑起来。”

林重檀并不同意,我只好趁他不注意,又一次去咬自己的手,这次手被我自己咬出了血。

林重檀见状,先把我手指上的血迹吻去,才将自己的腰带取下,绑于我双手手腕之上。

我见这把火烧得像模像样后,仰起头,主动吻住林重檀的唇。一开始是我主动,后面变成林重檀反客为主。中途,他试图停下来,我不想让他的理智占据大脑,所以当他一露出迟疑的表情时,我就会忍着恶心主动亲昵他。

我既然下定决心要报复林重檀,便不想再回头,我不允许自己退缩,更不允许林重檀不上当。

可当林重檀真正上当时,难堪、疼痛、恶心等等感觉一起涌了上来。它们像潮水一样,席卷我身。我必须要花全身的力气去忍耐,忽地,一只手抚上我的脸。

他将我脸颊处的碎发弄到耳后,本晦暗的双眸在对上我的目光时,似乎怔了一下。

他是看到我眼里的厌恶了吗?

我怕林重檀离开,只能开口说“亲亲我,檀生。”

他长睫一颤,慢慢靠近我,小心翼翼地吻我的唇,仿佛怕稍微重一些,我就会推开他,拒绝他。

时间一点一滴过去,林重檀中途解开我手,但因为我很快故态复萌,又咬手,我不仅咬手,还拿手抓他,抓他手臂、手背,连衣服遮不住的脖子也被我抓了几道伤痕,他只好又重新将我手腕绑上。

“小笛,跟我去岭南好吗?”林重檀低声问我。

我摇了摇头,我不能随便开口,一开口可能会有其他声音跑出来。

林重檀近乎恳求地唤我,“小笛。”

我努力缓了下呼吸,可张嘴还是不成话,“呜、不去……我、我不去岭南,那里太苦了……这里有母妃,我想……呜、留在这里……”

林重檀没有再开口,直到结束,他亲了亲我,“那小笛答应我不要跟太子走得太近,庄贵妃虽然是你母妃,能照顾你,但她母家式微。人活世上,必须要有两样东西傍身,一是权,二是钱,二者缺一不可,我把万物铺的私章给你,有了那个章子,你可以随意取用里面的银钱。”

说着,他想起身去拿私章。

我艰难地抓住他,后面的话让我极难启齿,我脸颊因此红透,可我不得不说。

“不要出去。”

几乎我的话才落,林重檀就又凑近亲我,继而温柔抱起我,他虽温柔,但我还是难受地呜咽了一声。

他抱着我将先前脱下的外袍里荷包拿过来,里面有一枚精巧玄色私章。他向我演示如果用这个章。

“从中间转开,然后再转上方,左转两下,右转四下。”林重檀演示完,将万物铺的私章给我,“这个章子只有一个,万物铺的人认章不认人,小笛,这万物铺的主人以后就是你了。万物铺如今已步入正轨,生意方面我会提前安排好,也会时常给你写信,你照着信上去打理万物铺便是。”

我怔了一下,但我很快意识到这不过是林重檀的怀柔手段,他假模假样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