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章 处暑(4)(2 / 2)

像他当初对段心亭一样。

想到这个可能,我瞬间觉得反胃。我丢下腰牌,匆匆去到浴房,想把林重檀碰过的地方洗干净。

就在我洗的时候,钮喜过来了。

“九皇子,太子殿下过来了。”

我听见这话,刚想让钮喜说我不舒服,不见太子,但话出口前,我想到我先前丢在桌子上的腰牌。

“你把太子请到我寝殿,说我在沐浴,晚会过来。”我对钮喜说。

钮喜点头。

浴房重新剩下我一人。

我盯着水中的人影,以手波动水面,人影也须臾间变成残影。有些事情即使恶心,我也不得不做了,我不能看着林重檀步步高升。

我穿好衣服回到寝殿时,果然看到太子在把玩我放在桌子上的腰牌。他今日打扮得格外艳丽,本就长得阴柔,衣服一艳,愈发貌若好女。

他听到我到的动静,将腰牌放在桌子上,“弟弟怎么白日沐浴?”

“有些不舒服,所以就去沐浴了。”我语气淡淡地说。

太子盯着我看了一会,又拿起桌子上的腰牌,“孤记得这个腰牌是今年新进的进士才有的,弟弟宫里为什么会有一块?”

我看了眼他手里的腰牌,又挪开眼神,故意装作不在意的样子,“在藏书阁捡到的。”

“捡到的?可没有进士说自己丢了腰牌。”太子说。

我抬手用巾帕擦拭还未干透的头发,转身往内殿去,“这我怎么知道?反正我是捡的。”

我故意想让太子拿走腰牌,可我没想到的是,他居然跟着我走进内殿。99。9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