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章 小暑(2)(2 / 3)

,几乎爱不释手,他如饥似渴地阅读着,读到一半才发现我还在。

“从羲,谢谢你,这些手稿我抄完就还给你。”他对我腼腆一笑。

送走四皇子后,我盯着案桌发呆,忽地看到林重檀用过的毛笔,同时脑海里也闪过一个念头。

如果太子知道二皇子会逼宫,那么这件事事必不成。太子现在密而不发,也许就是在等二皇子逼宫,到时候再一举把二皇子一党拿下。

想到这里,我心里有了想法。

我可以匿名去提醒二皇子,二皇子若是知道太子知晓他计划,定会警惕起来。届时太子发现二皇子没逼宫,一定会怀疑手下的人。

当天下午,我把宋楠喊了过来。同时,我也在想办法把林重檀的私章放进二皇子的书房里。

此后数日,我果然没有再看到林重檀,那厢太子的禁足令解除,解除没几日,恰巧豫南的戏班子被请进宫。

唱戏的地点在湖心殿,若要去听戏,必须乘坐小船游过黛湖。

我自从落水而亡后,一直怕水,可今日的戏班子有些不同,据说是太后生前最喜欢听的戏班子。

太后原先在时,时常在湖心殿听戏,故而皇上每年都会召戏班子进宫。

庄贵妃都对今夜的宴会额外重视,一早就开始打扮了。不过她的打扮跟素日的华丽不同,今日浑身素雅,一向美艳的面庞也用脂粉故意遮去几分艳色。

见此,我也只能勉力克制心中恐惧,一同乘船前往湖心殿。我去时,是跟庄贵妃同乘一艘小船。庄贵妃似乎看出我的害怕,握住我手,“怎么了?”

我对她摇摇头,“没事。”

我逼自己不想去自己此时在水上,但摇晃的船、船桨化动而响起的水声还是让我不禁白了脸。

庄贵妃眼露担忧,“是不是不舒服?不舒服的话,我们就不去看戏了。”

她准备让划船的太监往回划,我连忙拦住她,“没关系,母妃,我只是有点晕,等船靠岸就好了。今日特殊,我们不能不去的。”

庄贵妃依旧不大放心我,伸手轻摸我的额头,又摸摸我的后颈,“还是有点凉……待会要是真的不舒服,一定要跟母妃说,知道吗?”

“嗯。”我点头。

湖心殿依水而建,复型红漆长廊引入殿内。前殿以水为优势,做了个龙吐水,远远瞧着,十分威严壮哉,殿中则有一个极大的戏台子,红台高梁。

我们到时,皇上和皇后都已经在了,我随庄贵妃前去行礼。

我素日见皇后的次数不多,她较皇上年长几岁,但不知是何缘由,她看上去比皇上大了十岁有余,鬓角的头发尽有些发白。

“免礼,贵妃,你坐朕身旁。”皇上说。

庄贵妃福身说是,落座前美眸往我身上转了一圈。我以眼神示意我没事,自己去找位置坐下。

今日嫔妃们都来了,除了嫔妃,还有皇子、公主。

自从上次太子因我的事被罚,十二公主就不来找我,她此时正跟八公主坐在一块。她应该是看到我了,往我这边看了一眼,又气呼呼地飞快扭开。

我寻了一圈,没看到四皇子,想着可能他还没来,便随便捡了个空位坐下。此时戏开始了,豫南的戏班子,唱腔响,戏功扎实,文戏、武戏都挑不起一点毛病,但爱看戏的我总因为不远处就是湖而心神不宁,仿佛水声就在耳旁。

过了小半个时辰,庄贵妃身边伺候的嬷嬷凑到我身边说“九皇子,贵妃娘娘已经跟陛下禀明您身体不舒服,让您先回去歇息。”

我闻言看向庄贵妃和皇上那边,果然庄贵妃正面露担心看着我。

我不想让她看戏都不安心,加上我也的确不舒服,所以不再强撑,准备先回华阳宫。

可就在我胆战心惊踏上小船时,身后有人抢在纽喜前面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