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章 夏至(2)(2 / 3)

我独自一人走进林重檀的房间,几乎才进去,就闻到里面浓重的药味。林重檀躺在床上,我看到他的第一眼,不禁愣了下。

林重檀眼窝深陷,不仅脸色白,唇色都白得吓人。我才明白为什么上官大儒一提到林重檀就露出担忧的神情,如今离科举没有多少时日了。

他躺在那里,一动不动,加上满屋子的药味,我恍惚以为床上的人已经死了。

不对,这不是我习惯的林重檀。

我要报复的也绝不是这样的林重檀。

我在林重檀床边坐下,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,滚烫一片。此时外面传来白螭小心翼翼的声音,“九皇子,药煎好了,可否端进来?”

“端进来吧。”我吩咐下,白螭端着药进屋。

他先将药放下,去扶林重檀坐起,再喂药。可林重檀牙关紧咬,药根本喂不进去,白螭忙出一头热汗,无措之际,他看到我。

白螭咽了咽口水“青虬去端饭了,不在此处,九皇子可否能帮个忙?”

我冷眼盯着林重檀片刻,把钮喜喊了进来。钮喜在宫里,喂药这等事对他来说并不难。钮喜捏住林重檀鼻子,没一会,林重檀就因呼吸不畅,而松开牙关,白螭连忙喂药。只是那碗药刚喂下去没多久,林重檀就趴在床边尽数吐了出来。

吐的时候,林重檀醒了过来。他双眸通红,修长的手指死死抓着身上锦被,白螭声音已带上哭腔,“少爷,你不能把药吐了啊,吐了,怎么能好呢?”他忽地看到我,眸光一闪,“少爷,你看,九皇子来看你了。”

方才还奄奄一息的林重檀听闻我来,几乎登时抬起眸,四下寻找,等看到我的身影,他猛然要起身下床,白螭见状,连忙扶住林重檀,“少爷,你别急啊,九皇子在这,没走。”

林重檀对白螭的话充耳不闻,只想往我这边来,我以眼神暗示钮喜不动。等林重檀走到我跟前,想以手触碰我,我才轻轻往后一退,以袖捂鼻。

林重檀怔了下,低头看了看自己此时的模样,哑着声音说“等我一会。”

他脚步虚浮地走进净室,白螭忙跟进去服侍。

过了一会,林重檀出来,他换了身干净衣服,直直走到我跟前。他似乎想碰我,但又不敢。我看他几眼,就让钮喜和白螭都出去。

几乎是那两个人刚走,林重檀就伸手朝我手探来,但即将碰上的瞬间,他又顿住。我想了下,主动抓住他的手。

林重檀浑身僵住,不敢置信地看着我。

我低声说“生病了就不要一直站着,坐吧。”

他的眼睛像是须臾间落下星子,骤亮,他并不动,只紧紧地盯着我。我见状,干脆拉着他在座位上坐下。

林重檀落座,依旧一直盯着我。我顿了下,才把来时就想好的话说出。

“我可能太贱了,即使到了这个地步,我还担忧你,所以你快点把病养好。”

说完,我松开他的手,转身往外走。

“小笛。”身后传来林重檀嘶哑的声音。

我停下脚步,没多久,我就被人抱住。林重檀身上很烫,在我不适想推开他时,他把脸埋在我脖颈间,“那晚上我让他们去找你,但没有找到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我愣了好一会才发现林重檀哭了。

他原来真的会哭。

如果可以,我真想笑。

现在他还在骗我,不惜以眼泪。

我在林重檀怀里转过身,饶是我恨他,也不得不承认林重檀生得极好,哭起来也是好看的,若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,一定会被他现在的样子哄骗。

我强忍厌恶说“我不会那么容易原谅你的,你最好先把身体养好,给我等着。”

林重檀似乎愣了下,反应过来后将我抱得更紧。我差点呼吸不上来,忍着恶心让他抱了一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