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章 芒种(4)(2 / 2)

那你还记得那晚的事情多少?”

我转开脸,当没有听见,“药膏送到了,我赔罪的话也说了,母妃还找我有事,我走了。”

太子没有拦我,我一路出了东宫,上了软轿,提着的心才渐渐放回去。不管结果如何,我已经种下那颗种子,不管太子怀不怀疑。

今夜庄贵妃留宿皇上那里,不会回来,我早早地沐浴上榻睡觉,只未想到睡到一半,突然因殿门被重重打开的声音惊醒。继而是脚步声,好像有人正大步流星往内殿来。

我听这动静不对劲,困意去了大半,爬坐起掀开青纱帐,想看看外面情况。没想到帐子外即是太子的脸,他一向白皙阴柔的脸上泛着红,见到我坐起,竟是一把掐住我喉咙,将我摁回榻上。

我大惊失色,当即挣扎起来,可我与他的力气对比如蚍蜉撼树,根本推不开。他白日用来把玩药膏的手指此时紧握我的脖颈,声音森严,“真是跟你娘一样的狐媚子,竟敢给孤下药,这么喜欢勾引男人,孤今日便成全了你。”

太子的话让我一瞬间大脑空白,但我很快反应过来,他发现了药膏里的催情药,加上他此时呼吸略微急促,面色奇怪,想来是用了那药。

他怎么会用那药?

还不待我想清楚,他的手已经开始扯我的衣服系带。

疯了!

太子就是个疯子!

我拼命去拦住他的手,同时喊人,可平时我稍微一喊,就会有人进来的华阳宫却是鸦雀无声,仿佛整个华阳宫只有我和太子两人。

挣扎间,他已经扯松我的腰间系带,我极力让自己不要害怕,“你疯了!父皇要是知道……知道,一定会责罚你!”

“那就让父皇知道,知道他的宝贝小九给储君下药。”太子大手倏然掐住我脸颊,眼神阴鸷寒冷,“我看父皇到时候是压这个丑闻,还是不压这个丑闻。”

我对上他的眼神,身体不由打颤,在他的手欲分开我腿时,我咬住牙,使出全身力气,狠狠将头往床栏上撞。

撞得太猛,我眼前一黑,一时忘了自己身处何处,等听到太子皱眉扯下床帐捂住我额头伤口,我才找回神志。

我打开他的手,任由血液流下,语气因气愤而发抖,“我宁可……死,也绝、绝不雌伏他人之下。你说我给你下药,我根本不懂你……什么意思。姜隽朝,我是、是你弟弟!你这个乱纲常伦理的疯子!”

本是皱眉看我的太子眼神渐变,声音压抑,似乎比先前还要生气,“弟弟又如何,纲常伦理如何,若孤想要,便敢冒天下之大不韪。”

我想我的试探终于有了答案。

他真的喜欢长公主。99。9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