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章 立夏(4)(2 / 3)

,那日邶朝皇帝看起来很宠他,我们把他绑去我们那,然后再逼着邶朝皇帝老儿跟我们通商。”

“你以为光靠一个皇子就能谈拢通商的事情?此事不行,你现在把他找个地方丢下去。”这个声音话音未落,又有第三个人的声音响起。

“公羊大人,邶朝官兵现在四处搜查。”

“察泰啊察泰,你让我说你什么好,整日竟闯篓子,等回去,我定向你父王好好说说你!”

父王?

我摇摇头,想让大脑清明些。察泰似乎不是普通的北国使臣,而是北国王的儿子。

我还来不及细想,所置身的马车车厢门便被打开。我连忙闭上眼睛,想装作还没醒,可来者直接拆穿我,“别装睡了,你呼吸不对。”

我见状,只能重新睁开眼。察泰跳上了马车,先前都是远远看他,现在他离得近,我赫然发现他身形极高大,原本还显宽敞的马车此时狭窄逼仄。

我因浑身无力,窝在马车上的座位上,见他逼近俯下身,不由攥紧手,“你……你现在放走我,我不会说是你绑的我。你们要离开邶朝,需要渡过层层关卡,总会被人发现。”

察泰眼珠子转了转,像是在思考我的话。我连忙又道“现在官兵开始搜,想必很快就会搜到这辆马车,你现在把我放下去,还来得及。”

察泰又盯着我的脸看了一会,才说“的确来得及。”他转身从马车角落的箱子里翻起东西,不一会,捧着一套衣服放到我面前,“你自己换上,若我待会进来,你还没换上,我就只能杀了你,死人才不会说出去。”

他给我的是一套北国的女子服饰,北国民风极其开放,不仅男子衣服布料少,女子也是。这件水红色衣裙别说遮住小臂,连腰都是露在外面的。裤子也奇奇怪怪,脚踝收紧,上方是纱质的布料,仔细看仿佛可以看到里面肌肤。

我全程咬着牙把衣服换上,几乎我刚换好,察泰就从外面进来。他看到我时,愣怔了下,才从箱子里又翻出些东西。

箱子里竟然还有胭脂水粉,我不愿意涂,但我本就无力,在一身蛮力的察泰面前毫无抵抗之力。他掐着我的脸,分别给我眼角、唇上涂上胭脂和脂膏。

又匆匆取下我束发的发带,改用红色的金丝花绣纱巾包住我的头发,掩住大半张脸。

末了,他还将我鞋袜脱去。

我气得浑身发抖,但此时我为鱼肉,奈刀俎无可奈何。

不知为何,察泰给我打扮完毕后,先盯着我看了好一会,才抱着我的衣鞋出去。

马车一直在往走前,我想看看附近是哪里,手还没打开窗户,窗户就被重重敲了下。

我不敢再乱动,只能缩回原处,目光则是搜寻起有没有能防身的东西。

还没找到,察泰再度走进马车,这次他径直在我旁边坐下,然后将我抱在他腿上,大手更是轻抚着我的背。

我寒毛竖起,想推开他,反被他擒住双手。

“别乱动。”察泰警告我,“要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。”

他语气里的杀意明显,并非在吓唬我。我因死过一回,越发怕起死亡。

死的时候太难受了。

此时外面传来声音,“车里的人请下来配合检查。”

察泰回了些我听不懂的语言,又低下头以手指抬起我脸,他叽里咕噜说了一通,我是一个字都没听懂,只感觉他探入纱巾里给我擦脸的手粗糙得很,刮得我脸颊生疼。

车门从外被打开,我因背对着外面,并不知道外面是什么人,是什么情况。察泰搂着我,还将头埋在我脖间。过度的亲密,让我忍不住吸了口气。

察泰悄然扣住我手腕,警告意味浓郁,同时偏过头懒洋洋对外说“谁啊?打扰爷爷我的兴致?”

“请阁下和阁下身边的女子下来配合检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