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章 清明(3)(1 / 3)

林重檀方才还露出笑容的脸瞬间变成面无表情, 甚至比来时更加让人害怕。我不禁松开手他的衣袖,想自己是不是说错话,但下一瞬,我听到他说“好啊, 今晚去我那。”

我低下头, 许久才含糊地应了一声。

我好像与秦楼楚馆的妓子娈童并无区别, 若说有,他们都是生活所迫,走上这条路, 而我是自己主动的。

去林重檀那里前, 我仔细将身体洗净, 脑海里则闪过生辰之日的情形。不知为何,我对即将发生的事好像并非全然是害怕。

我不敢再多想,取下屏风处的衣袍从浴桶里出来。良吉知道我要去林重檀那里, 他端了一碗甜牛奶过来,“春少爷,天气寒了,你喝点东西再走吧。”

我将甜牛奶接过,喝了几口,对良吉说“我今晚不会回来, 你把门锁好。”

良吉点头, “那我待会把明日的书本准备好, 方便明早白螭来拿。”

到了林重檀学宿, 我发现白螭和青虬竟然都不在, 只有林重檀一人坐在里间。他明显也是刚沐浴完, 一根青绳松松绑着如墨长发, 我走近了, 还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皂角香味。

他正手持一本书在看,些许看得太过入神,直到我停在他身旁,他才发现我来了。

林重檀侧过脸看我,唇角荡出浅浅的幅度,“来了?路上可有冻着?”

我闷闷点头又摇摇头,因为太过尴尬,眼睛不太敢往他身上看。没多久,我就被林重檀抱进怀里,我如以往一样,让他将烛火灭几盏,可他没有理我。

我以为他是没有听到,又喊了他几声,“檀生……檀生,你把蜡烛灭了。”

林重檀终于理我,他目光定定地看我片刻,突然唇角的幅度加深,“小笛,你今日也帮帮我。”

我愣怔了下,没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,直至他引我看向某处。

“含住。”林重檀说。

虽然我和林重檀这段关系已经超过一年,但我从来不敢怎么看他的那里,林重檀曾经让我用手帮他,但因为我不愿意而没有成功。

见我不动,林重檀温声催促,“不能总是我帮你对不对?小笛,我今天有点乏了,所以你自己来好吗?”

一刹那,我想离开这里,可是我才拿了林重檀一首诗。

“小笛?”林重檀喊我。

我身体轻轻颤抖,慢慢将头低下。但几息后,我就趴在床边干呕起来。我呕不出东西,只是猛地咳嗽,把胃里的难受逐渐压下去后,我忽地意识到什么,转头看向一旁的林重檀。

林重檀方才抚我长发的手已经握着拳,他面色含霜地冷眼看我。我身体又是一抖,撑着手臂想离开这里,我不想做这种事了。

但林重檀抓住我脚踝,将我生生拖回他身边。

“躲什么?你不想再让我给你写诗写文章了吗?”林重檀将我制在他怀中,不许我动。

我总觉得今晚的林重檀跟往日都不一样,他对我的态度轻佻戏谑。

我不知道说什么,只能摇头看着他。

“又哭了,哭什么?觉得我欺负你了?”他这样说着,可看我眼神没有一丝怜悯,相反过于冷漠,“你不愿意做刚才那件事就算了,但小笛你自己把腿分开。”

我这时才知道林重檀不是没有听到我让他熄灭烛火,他是不想熄,他以一种极为高高在上的姿态审视我,而我不着寸缕像个低级娼妓。

“良吉,开门!”

良吉被我声音吵醒,睡眼惺忪打开门,看到门口的我时,明显呆住。我没有心情去管良吉此时在想什么,脚步发软走进房间,将门锁上后,便也再也撑不住地瘫坐在地。

“春少爷,你怎么了?”

良吉在外面问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