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章 清明(2)(2 / 3)

头求和。

这一个多月林重檀没有出现,连良吉都在担忧,说怕二少爷以后跟我疏远。

良吉担忧的没有错,林重檀若是同我疏远,那我该怎么办?

我在太学没有朋友,师长也不器重我,而且没有林重檀帮我押题,我大考只能考倒数第一。家中若是得知我考倒数第一,父亲不会让我回姑苏,母亲就算愿意让我回去,多半也会跟我说以后就待在府里,哪儿都不要去。

我不能没有林重檀。

那些人也没有说错,我是在用身体抱大腿,只是他们不知道我床上的人是那个被他们所有人都敬之、慕之、羡之的林重檀。

沉默良久后,我伸手拿过林重檀手里的陶瓷娃娃,低声说“你今晚要在这里用膳吗?”

林重檀陪我用了膳后,又匆匆离开,他还要有个宴会要赴约。他虽然回到太学,但依旧很忙碌。而我将那首词给许典学看了后,词渐渐传了出去。传出去后,我受到的不是称赞,而是怀疑。

有人当众怀疑那首词是否是我写的。

我其实很紧张,但面上只能装作镇定的样子,“是我写的。”

那人还想说什么,却被一旁的聂文乐打断。自从那次的事情过后,聂文乐看我的眼神总透着几分阴鸷,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。

“他都说了是他自己写的,这词你之前听过吗?见过吗?难不成是你写的,你就在这里怀疑?”

那人被聂文乐夹枪带棍一顿贬,加上家世不如聂文乐,瞬间噤声。我虽然躲过这次危机,心里却很不安。

以我的本事,我是写不出那首词,他们会怀疑我很正常。

不行,我不能被怀疑,我要让他们相信是我写的,我不想……跟林重檀差那么远,即使这一切是假的,我也想要。

我主动去找了林重檀。

林重檀回来的时间比原先的亥时四刻更晚了,他今夜饮了酒,看到我时,先是愣怔了会,才露出一个淡淡的笑,“小笛。”

他真的是喝醉了,竟然沐浴的时候都要拉着我一起进去。青虬和白螭见状早早地告退,我真是拿醉鬼没办法,被他一起拖进浴桶里,身上衣服全部湿透。

林重檀将脸贴着我的肩膀,长睫紧阖,像是累极了,可我推他,又丝毫推不开。

“你到底是真醉还是假醉?”我抱怨地说。

林重檀没回我,只是用脸在我肩膀处蹭了蹭。过分孩子气的行为让我愣了下,随后想到林重檀一直被誉为天骄,可他实际与我同岁。

他们说林重檀三岁已有神童之名,识千字,五岁会作诗,七岁便能写得出一手好文章。

林重檀他小时候有没有好好玩过?会像寻常小孩一样爬树、挖蚯蚓吗?也会哭吗?

应该不会吧,像林重檀这样的人说不定从小就少年老成,老气横秋。想到这里,我突然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林重檀被我的笑声弄得睁开眼,他静静地看着我,不说话也不动,我莫名被他看得脸发烫,慌张移开脸后,想起今夜的目的。

我是来让林重檀再给我写点什么的。

“檀生。”我把头又偏回去,林重檀此时还盯着我看,“我想让你帮我写……”话难以启齿,我僵在原地。

林重檀长睫极缓慢地眨了下,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懂我的意思,他抓起我的手,在我手心上写了一首诗。

“梦魂惯得无拘检,又踏杨花过谢桥。”我喃喃将他写的最后一句念出,不觉眼睫湿润。

这首诗传出去后,这次怀疑我的人少了很多,继而,这首诗传入青楼乐坊,被里面的女子作为唱词开始吟唱。

这事传到我耳朵里的时候,林重檀也来找我了。

跟上次醉酒见我不同,他这次显然表情不好看,良吉都看出来了,找了个借口害怕地溜了。我也有些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