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章 清明(1)(1 / 3)

在无声的对峙中, 我觉得我该看开了,是我在这一年的相处里逐渐迷失,妄想我和他之间存在一些不该有的东西。

我和林重檀本就是一场交易。

我不想再看着林重檀的脸, 用尽全力挣开他,一瞬间我离开这里, 去个没人地方静静,可这里是三叔的府邸。我深夜出去, 恐怕这事会传到三叔耳朵里。

我无地可去, 只能缩在床上。因不想看到林重檀,我将床帐放下, 彻底隔断我与他。

“小笛。”林重檀的声音在近处响起, 我没有理会, 只紧紧闭上眼。可他不依不饶,竟掀开床帐在床边坐下。

时间一点一滴流逝, 我与他继续僵持,不知过了多久,我感觉到脖子处突然一阵凉意。

原来是林重檀给我在戴东西, 他给我戴的是由红绳穿起来的一只小金羊。那只羊长得身肥腿短, 着实可爱。

我生肖属羊。

我回过神, 想将红绳扯下,林重檀见状摁住我手, “这是千佛寺大师开过光的, 你生我气, 也不要取下这个,好吗?夜很深了, 你睡吧。”他说着, 又拿出一物放到我枕头旁, 便起身似乎准备离开。

“你站住。”我喊住他,同时拿起枕头旁的东西。

这是一块印章。

我曾在林重檀的抽屉里见过这块印章的玉料,当时我觉得那块玉料浑身通透,多看了几眼。林重檀当时注意到了,问我是不是喜欢,我知那块印章比明典学送我的印章更加珍稀,哪里好意思说喜欢。

我问林重檀,“这是我的生辰礼物吗?”

林重檀回过头,不知为何,我竟觉得他这个时候格外脆弱,也许是我的错觉。

林重檀什么时候脆弱过?他不是永远无所不能、永远都是那个被人赞誉为有惊世才华的林重檀吗?

他微微颔首,我看他片刻,突然伸手指向他来时随意放在我桌上的东西,“那是什么?”

林重檀顺着我目光看去,顿了下才说“是个望远镜。”

“望远镜?那是什么东西?”

林重檀又是沉默了会,才将东西拿过来。

这东西很是精巧,入手冰凉,铜黄色外装,上面有我看不懂的像蝌蚪一样的纹路。我没见过望眼镜,拿在手里一时不知道怎么用,还是林重檀教我,用眼睛对着长筒一端看。他还告诉我可以转动某处,将看的东西放大放小。

我这才知道为什么这东西叫望远镜,我只随意一看,屏风山景图上黑点大的小鸟都被我看得清清楚楚。

我把望远镜轻轻抓在手里,半晌道“我要这个做生辰礼物,你把这个送给我。”

林重檀闻言却拒绝了我,“这个不行,小笛,你要其他的都可以,这个不能给你,这是……太子赏的。”

“我就要这个!”我盯着他看。

林重檀拧起眉看我,仿佛觉得我在无理取闹。我的确是在无理取闹,我早知道这是太子赏赐他的,装望远镜的锦盒上有东宫的标志。

“你把这个给我,我就不跟你生气了。”我握紧手里的望远镜,可林重檀还是摇头,跟我说这个不能送给我。

我觉得自己丢人极了,胡乱把望远镜塞回给他后,狼狈地别开脸。

“小笛。”林重檀又唤了我一声。

我死死咬着牙,心想有什么了不起的,不过是太子赏赐的一件新鲜的西洋玩意。我以后也能有这些东西……我不能,在他们这些人眼里,我也只是个玩意儿。

越想越难过,我一把扯下脖子上的金羊红绳摔在地上,“我不要你送的这个,你若不想我生气,就把你前几日写的词给我。”

林重檀写了一首词,除了我,还没人读过那首词。饶是我,也一眼看得出这首词一经传颂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