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章 雨水(1)(2 / 3)

气,“我……我……对不起,我把你的画作为我的功课交了上去,明典学没发现那不是我画的,他赠给我一个印章……”

我把自己做的事全部说了出去,因为不敢看林重檀的表情,说话时我一直低着头。

而林重檀接下来的话让我几乎是迅速抬起头。

“那幅《夜游乞巧节》吗?那幅画既然送给你了,便由你全权处理。”

他表情淡淡,仿佛这只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,就像他当初把大哥送给他的礼物转送给我一样。

林重檀的反应在我意料之外,我以为他会很生气地骂我,可能会让我去跟明典学说清楚。我不得不承认,他这种反应让我把提着的心终于放下。

我深呼吸几口气,“谢谢你,檀生。”

林重檀听到我这样称呼他,有一瞬间的微愣,“为什么这样称呼我?”

“他们不都是这样叫你的吗?”我以为我说错话,连忙改口,“那我还是……”

“没事,你可以叫我檀生。”林重檀对我轻轻一笑。

从林重檀那里出来后,我的心情前所未有的轻快,这件事总算这样过去了,我不必再为了那幅画辗转反侧、无法安睡。

然而还是出事了。

明典学突然私下找到我,他脸色有些不好看,“春笛,你能再画一幅跟这幅差不多的吗?”

“什……么?”我不由结巴了下。

明典学烦躁道“你那幅画我给上舍的元博士看了,他非说这画没个十几年功底画不出,绝不可能是你这个小娃娃能画的。春笛,你再画一幅跟这幅差不多,认真画,好好画,好治治那家伙随便怀疑的毛病。”

我呆在原地,好一会才说“明典学,我可能没办法……”

明典学关切地看着我,“怎么?是没灵感,还是材料问题?有什么问题,你尽跟我说。春笛,我其实一直想要跟你道歉来着,我原来一直认为你啊,不适合来太学读书,但我现在觉得你在这方面是极其有天赋的。”

如果明典学发现我撒谎,一定会很生气吧,他不会再叫我春笛,也会收回他赠给我的印章,再也不会在上课的时候,时常用鼓励关怀的眼神看着我。

我咬了牙,“不是,我只是需要多一点的时间。”

“原来是这个啊,没事,你慢慢画,不急。”明典学的表情又变得很欢快,甚至哼起了小曲。

他爱画如命,却不知道站在他面前的人是李鬼而不是李逵。

我又去找了林重檀,这一次比上一次还要难以启齿。林重檀听到我的话,果然沉默了。

我看到他的反应,明白事情糟糕,可现在我骑虎难下。我已经错过了最佳跟明典学解释清楚的时机,甚至在明典学上次找到我,我也没有说实话,反而保证会再画一幅跟《夜游乞巧节》差不多的画。

我没有办法了,我只能求林重檀帮我。

我拉住林重檀的衣袖,“你就再帮我这回,就画一幅。”

他不说话,只是将衣袖从我手中抽出。我见状急了,无助之下,我厚着脸皮抱住了他。

林重檀被我一抱,明显身体一僵。现在我管不了这么多了,我只想让林重檀再帮我一回。

“檀生。”我像别人一样,喊他的小名,怕他推开我,我双手紧紧缠在他腰间,学着双生子在他面前撒娇的样子,用脸颊轻轻蹭他的衣服。

我从未做过这样的事,即使在母亲面前,我也没有这般撒娇过。因为羞耻,我脸止不住发烫,可我心里又害怕,怕林重檀拒绝我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我的脸被抬了起来。

林重檀手指修长,指尖略凉,低垂的眼睛平静地审视我。我有瞬间想把脸扭开,但我最终还是忍住了。

我不可以让明典学发现我在撒谎。

“檀生。”我越发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