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 大寒(4)(2 / 3)

以说,甚至能远超太学很多公子哥的月例。太学处处都要花钱,比如牛奶,我一向习惯用牛奶泡浴,但每个学子每日能免费领的牛奶只有一壶,根本不够,于是我花了一大笔银子专门跟厨房订了牛奶。

厨房收了钱,会额外从外多购买牛奶,每日夜间派人送到我学宿上。

因为是额外订的,应该不会存在我买空牛奶,别人喝不上的情况才对。

“后来,我一问才知道,太学居然有人用牛奶来沐浴。”随着越飞光的话,我脸色不由变白,“乖乖,我家中姐妹都没人用牛奶沐浴,太学怎么会男人用牛奶来泡澡呢?最近京城有一出很出名的戏,叫《女将军》,林春笛,你听了吗?”

我僵硬着身体摇头,不明白他为什么话锋一转,突然提起什么戏。

越飞光见我摇头,脸上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,“没关系,我跟你简单说说。《女将军》讲的是一女子女扮男装,混入军营,与男人同吃同宿,抗敌杀贼,最后成为大将军的故事。你说会不会也有女子想当大官,所以女扮男装,偷偷混进太学?”

我觉得他的表情越来越奇怪,不想再跟他多说,推辞道“我不知道,天色很晚,我的文章还没背。越世子,你也早些歇息吧。”

才走出一步,腰身被一双手用力箍住。

“急什么,我跟你话还没说完。林春笛,你老实承认吧,我都知道了,拿牛奶沐浴的人就是你。你天天拿牛奶沐浴,是不是真的是女孩子?”

他最后一句话声音低沉,像是故意压低,唇瓣还贴在我耳边。

被越飞光呼出的气息一熏,我又羞又气,“我……我不是!”

“不是什么?我看你就是。长成这样——”他意味不明地哼笑一声,“听说你是姑苏林家旁系的孩子,林家花大心思把你送来,怎么看怎么奇怪,对旁系的孩子那么好作甚。我看你是林家的女儿,因羡慕你哥哥能入太学读书,卸下黛眉红妆,也跟着过来?因要隐藏女儿家身份,对外只说你是旁系的孩子。别动,让我看看,你是不是真的是女孩子。”

他的手忽地开始乱摸,我挣扎间字帖掉在地上,我不懂他为什么要说这种荒唐的话,我是男是女不是一眼就看得出吗?

“我不是女子!”我扯开他的手,“我要回去背书了,你、你别做这种奇怪的事了。”

越飞光又抓住我手臂,“像你这种笨蛋,再怎么背书都没有用的。还不如……”他顿住,不知想到了什么,而我只觉得自己被羞辱得彻底,大脑一热,忘了父亲叮嘱我不要随便得罪这些京城贵族公子哥。

我抓住他横在我身前的手,狠狠咬下,等他吃痛松开,我连忙弯腰抓起地上的字帖,扭头就跑,边跑边大喊良吉的名字。

良吉被我的声音惊动,从屋子里出来,“春少爷,你回来了?”

我跑得匆乱,连回头看越飞光都不敢。看到良吉迎出来,我抓住他手臂,急忙忙把人往屋里拉,“快,把门关上!”

良吉不明所以,但还是照着我的话做,“春少爷,你见鬼了吗?怎么脸色怎么白?”

我没回答他的话,慌张地跑到桌前,见到茶壶,便倒了一杯。

“春少爷,茶水是冷的,你等我换了再……”

良吉的话没说完,我已经把冷茶灌进肚里。越飞光不是什么好人,经常私下欺负人,无论是他的书童,还是同舍的学子。前几日,就有一个学子被越飞光当面掌掴。

那个学子被打了,还反跟越飞光道歉。我咬了越飞光一口,他会不会报复我?

我越想越怕,根本没有背书的心思。第二天天明,我一改往日早早去课室的习惯,典学快到的时候,才走进课室。

一进去,我就看到坐在我位置上的越飞光。他看到我,冷笑一声,正待要说什么,典学从外进来了,他看一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