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 小寒(3)(2 / 3)

响了起来。

“檀生!来人啊!檀生落水了!”

“快来人!救人啊!檀生他不会水!”

大哥压着眼里怒气走过来,一把把我扯给他的小厮,“把他送回去,晚膳不用参加了。”

随后大哥自己跳下水救林重檀。

我的第一次赴宴就这样结束了,父亲得知我闹出这样丢人的丑事,让我罚跪祠堂,母亲来看过我,可母亲虽然给我送吃食,还安抚我,可她安抚的话更像刀子,一刀刀割我的心。

“你从小在那种地方长大,自然是不如其他兄弟几个,你父亲和你大哥就是对你太严格。春笛,以后听母亲的话,乖乖待在府里,哪儿都不要去,以后等你大了,母亲给你寻门亲事,不用高门女子,选个可人懂事跟你有话说的就行。”

哪怕是闺阁女子,也是能出门游玩的,母亲这是要禁足我吗?

隔日,母亲让我去给林重檀道歉,这一次我听到大哥的声音。

大哥对林重檀说我心术不正。

我没有进去跟林重檀道歉,转身径直回了山鸣阁。在祠堂跪了两天,我的膝盖已经肿得不像话,良吉给我敷腿的时候,我忍不住抽泣。

在养母家中,其实我是不爱哭的,不知为何,到了林家这几个月,我就哭了三回。

是因为腿疼而哭?

还是什么?

良吉抬头看我,“春少爷,你饿了吗?我去厨房拿点吃的给你吃吧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我抽回腿趴在榻上,又让良吉打开窗户,雨丝从窗外飘进。其实我不该那么难过才对,现在的日子明明原先好多了,原先我要下地干农活,吃的饭菜很少有荤腥。范五一不高兴,就对我拳打脚踢,到了林家,我衣食无忧,父亲再生气,也不会对我动手,只罚我跪祠堂,我怎么就难受成这样?

但无论我怎么开解自己,我对林重檀的感情从不喜转为厌恶,我甚至自私地想,如果林重檀能消失就好了。

经此一事,我不再出门赴宴,即使大哥后面想带我出门。

“不去?你为何不去?你几位姐姐都会参加赏菊宴,你作为一个男子,怎么天天窝在庭院里?”

大哥皱着眉看我。

我对上他的眼神就低下头,“我的书还没读完,夫子会责骂的。”

“回来再读也不迟。”大哥又说。

我不再说话,大哥等我片刻,明白我是铁了心不愿意出门,加上门外双生子催促,他丢下两字便转身离开。

“罢了。”

我抬头看着大哥离开的背影,捏紧手回到书房,继续读书。自从意识到自己跟林重檀的差别,我在学业上十分刻苦,每日都学到深夜,可是大概我真的比较蠢,学过的东西总是忘。夫子从一开始训斥我读书不用功到后面也只会摇头叹气。

夫子知道我用了功。

夫子心情好时,会安慰我说各人都有各人的缘法,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在学业上深造。

“左右你是林家的少爷,林家养你自然是养得起。”

他的话跟母亲的话极其相似,看似宽慰我,实则说我蠢顿到无可救药。

转眼间,我在林家过了三年,这三年间发生一件大事。大哥从寒山书院退学,转从商。自此一来,父亲便把绝大部分希望放在林重檀身上,他希望林重檀能一朝高中,成为风光无二的状元郎。

因此,父亲决定把林重檀送去太学读书。其实林重檀早有入太学读书的资格,他的夫子道清先生曾是太学最德高望重的先生,曾任太师之位,他向太学引荐过林重檀,只是那时候林重檀年岁尚小,父亲想多留林重檀两年。

一家人得知林重檀要远上京城读书,已出嫁的大堂姐都跑了回来,望着林重檀眼泪汪汪,颇是放心不下自己这个堂弟。

母亲更甚,把林重檀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