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七章(2 / 4)

剑气长存 凌长天 8687 字 2019-11-10

有人要杀他啊!”

“王室的事谁说的清呢?反正没一个好人!”

……

诸人议论纷纷,完不着边际。

顾阳独自一人来到那三王子白玉谋面前,白玉谋一摆手,让身边侍卫皆站到一边去。白玉谋对顾阳一拱手,道“在下白玉谋,见过江兄弟。”

“你知道我的名字?”顾阳问道。就见白玉谋从袖中掏出一个物事晃了晃,正是之前抽签的那块牌子,上面顾阳二字很是明显。

“不知道白兄弟叫我来何事?”顾阳知道他是什么殿下,但对方既然不以殿下自居,自己也就不必对他行什么君臣礼。

白玉谋似是考虑了一番,而后道“江兄弟一身好本事,为何堕落于此呢?”白玉谋深深的高估了顾阳的修为,若他知道顾阳的修为真的仅仅只灵气境二重的话,他恐怕也不会寻上顾阳了。他希望顾阳能帮助他,但他却不敢说招揽顾阳当属下这种事,毕竟他觉得顾阳的修为是绝对不可能给他当手下的,能帮帮他,就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。

“杀人有罪而已。”顾阳倒是如实回答了。

“杀人……在此避祸?是什么人能让江兄弟也要避祸呢?”白玉谋也有些不懂了,他细想想,如果能让眼前

这个“高手”也避祸的话,那就几乎只能是雪漫大陆上那屈指可数的沧海境强者了。

“什么避祸,我不懂。”顾阳摇头,他有点不明白白玉谋说的是什么意思。

白玉谋见此,微微笑,道“江兄弟不愿意明说,那在下就不多问了。今日我五弟得罪之事,还望江兄弟不要见怪。我五弟就是那样一个人。”

“我自然不会见怪,可是他们杀了人,就这样毫发无伤的走了,有点说不过去。”顾阳毕竟是新来的人,心还没有彻底的冷漠到极点,他对白玉谋刚才放走那些人,还是有些意见的。因为放走他们的时候,地上还横躺竖卧死了好几个犯人。

白玉谋面露尴尬,道“这……的确是在下的疏忽,这样吧,我会让人好好收殓他们的尸体。受伤的人,我也会让人安抚,给他们一些钱。”

“钱在这里没有用。给他们吃一顿饱饭,比什么都行。”顾阳这般说道。

白玉谋点点头,道“这个也不难,我回头吩咐林忧去办就是了,江兄弟放心吧!”白玉谋想了想,又一次确认道“江兄弟真的打算一直呆在这里,不去别的地方了么?”

白玉谋的话让顾阳有点迷糊,他如何能猜到眼前的这个人把自己视为绝世高手了呢。而面对这个问题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答。

见顾阳不说话,白玉谋以为顾阳铁了心要留下来,便叹了口气,道“真是可惜了。这样吧,若江兄弟以后这里呆的厌烦了,便来白月城找我,在下随时欢迎。”

“好!”顾阳只是顺口答应。而后两人拱手而别。

顾阳多留了一个心眼,反正今天已经修炼过了,去不去那个地脉所在的宫殿不重要。若是自己只身前往,而偏巧那些人去而复返的话,那自己死的就太冤枉了。他索性便没说自己要搬走的事,还是住在原来的地方。而休息下了后,才发觉周烈今天心情很好,一问之下才知道周烈今天赢了很多的食物,虽然那食物还没兑现。

“我就看他们都压别人,没一个人压你气不过,大不了就是一天不吃东西,我就压了你赢,结果这群家伙明天的饭都归我了,哈哈哈!”周烈得意的说着,而同屋的那几个犯人,都瞪着他不说话。所谓赌品就是人品,这群犯人虽然平时会为了食物而打斗厮抢,但赌博输了就是输了,绝对不会不认账。这大概是这个吃人的地方,唯一的一点“正能量”。

“如果运气好,明天没准可以吃顿饱的。”顾阳笑着对同屋的几个人说道。他心说那个白玉谋还不至于骗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