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六三章(2 / 8)

剑气长存 凌长天 17084 字 2019-12-22

久,你也知道流云殿是什么样的环境,身体早就完了。回来后没多久人就不行了。”周烈话说到这里,几近哽咽。

听到这里,顾阳无语,心中难过,眼前更是浮现辽叔的样子。在他心里,辽叔是一个值得尊敬的长者,也有恩于自己,没想到就这样的离开了人世。

周烈拍了拍顾阳的肩膀,道“兄弟,其实你也不必难过。辽叔去的从容,死前也说自己这一生活的虽然不算太痛快,但了无遗憾,人生如此,也不算冤枉了。”

顾阳点了点头,抓起一杯酒,一饮而尽。周烈和葛三亦各饮了一杯酒下肚,而后道“辽叔在时,时常和我提及你,只道流云殿逃出来的这些人,你可能会是最有出息的,如今看来,果然如此。”

“明天我要去祭扫他。”顾阳对周烈说道。周烈点点头,道“应该的,我也去。”

三人饮酒叙话,说着过去的事,当夜,三人皆是酩酊大醉。

顾阳醒过来的时候,发觉自己还是躺在客栈之中,可这屋子,一点都不像是自己的。自己的头上还有一块湿毛巾,而在床边,还坐着一个熟悉的人。

玉冰尘!虽然她换了身装束,但顾阳又岂会认不出她来。就见玉冰尘一改在明玉坛穿的院主服饰,穿的是很朴素的普通女子服饰,但如此的服饰,依旧掩饰不住她那惹火的身姿和妖娆妩媚的神态。

“呦,你醒啦。”顾阳才醒,她便发现了,笑吟吟的说道。

顾阳还是有些头疼,单手捏着太阳穴看着玉冰尘,却并未说话。看顾阳的样子,玉冰尘咯咯一笑,道“怎么这么看我,我又没趁你喝醉了把你怎么样。”

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顾阳看到玉冰尘后,更觉得头疼了,因为眼前这个女人,完全无法用逻辑来判断她要干什么。

听到这样的问话,玉冰尘向前一凑,趴在顾阳面前,脸几乎都要贴在顾阳脸上了,便听她柔声道“我出来办事,碰巧路过呀。”

顾阳一把推开她,却是大窘,因为他发现自己虽然盖着被子,但竟然没穿任何衣服。

眼看着顾阳用愤恨的眼光看着自己,玉冰尘面带委屈道“昨天我看你喝的那么多,身上满是酒气,脏兮兮的,我想着既然你是我的主人,那我服侍你是应该的,就叫人准备了热水,替主人您洗了个澡啊。”说完这话,玉冰尘咯咯笑个不停。

“你!出去!”顾阳一指外面,吼道。

“好嘛好嘛……”玉冰尘知道顾阳真的发火了,便娇笑着退了出去。顾阳扶额心说这算什么事。他从小到大,就算是最亲近的小若,也不可能帮他洗澡的,哪怕是他目盲的那些年。

顾阳快速的穿好衣服,正想着怎么甩了这个女魔头,忽然意识到自己昨天和周烈说,要去辽叔墓上祭扫。

想到这里,顾阳连忙下楼去,而见他出来了,玉冰尘掩口一笑后,紧随其后。此时的玉冰尘收敛了她作为一个沧海境高手应有的灵气,旁人看她,便如同看到一个没修为的人一般。她样子本就生的好看,虽然穿的朴素,但仍旧吸引了所有看到她的人目光。

顾阳刚到楼下,正好迎面碰到周烈带着葛三来到。

“江兄弟,昨夜喝过头了,本来想带你去我家住的,可是弟妹说不方便,我也没办法了。”周烈迎面,便说了这样的话。听到这话,顾阳大讶。

“弟妹?”讶异之间,顾阳侧目就看到站在自己身边,笑吟吟的玉冰尘。心中立即明了,必然是这个女人搞的鬼。顾阳已经无法想象,她昨夜趁自己喝多了后,究竟都和周烈说了什么。

“你别听她乱说,她才不是我的女人。”顾阳辩解道。

听到顾阳辩解,周烈摇摇头,道“江兄弟啊,我劝你一句啊,像是弟妹这么好的女人可没处找去,就算你有事心里一直怪她,所